【原创】同里古镇,有烟火气息的寻常生活

利来国际登入

2018-10-13

【古镇黄昏】去镇里,要走过几座石拱桥,鹅卵石路铺了有一公里远,让远道来的客人又忧又喜,喜的是这条路颇有古风,忧的却是手中的行李箱磕磕碰碰的拖将进去,估计箱底的轮子都要掉光了。 到得同里水乡剧院,左拐再进小巷不远,就是我们落脚的同里红尘客栈,客栈安静优雅,隔壁是清代老宅“嘉荫堂”。 百米之外,还真就是“红尘滚滚”的商铺街道和游客广场,傍晚的窄巷却空寂无人,从巷底走来个禹禹独行的阿婆,成了我们迅速捕捉的画面。 我们性喜安静,难得主人也很放心和宽厚,安排我们住下,就任由我们天马行空自由散漫了。 古镇的黄昏,是游人散去后的生活样子,沿着河岸,搭起了很长的凉棚,摆满了座椅,却客人稀少。 河道交错,古桥很多,最早的古桥如“思本桥”是南宋的,还有“太平、吉利、长庆”三桥。

桥洞的两侧石条,镌刻着对联,比如普安桥的对联是“一泓月色含规影”“两岸书声接榜歌”。 有的石桥,会有几条分叉河道和长廊,但又都是顺河而建的长廊,木廊柱,黑瓦片,挂了几盏昏黄的路灯,勉强能看清来往的人,聊胜于无。 河道里的小船早就一溜歇在小码头边,家家户户的门口,其实都是一个小码头,几级台阶下去,主妇就可以蹲在水边洗菜、洗衣服;有个大叔手臂上戴着袖套,提着个煤球炉子,站在河边生火,大概是煤球潮了吧,一时只见烟尘四起;转角人家门口,婆婆就着一点光线,拿了把剪子,低头剪着笸箩里的一堆鸡头米,也叫芡实,那可是这个地方的一宝。

后来我们在苏州平江路的一家甜品店,点了一碗鸡头米甜汤,那一碗汤汤水水里,总共也就5、6粒鸡头米,两三朵桂花,塞牙缝都不够。